人物专访
当前位置:首页 < 人物专访

中西医医师——刘永清

时间:2020-06-19 作者: 浏览次数:201 文字【 】【增加行距】【缩小行距】【加粗】【高亮】【还原
姓名:刘永清,性别:女,年龄:68岁,出生于中医世家,现籍辽宁省辽阳市宏伟区兰家镇。
1972年高中毕业,1973年—1982年曾在辽阳市辽阳县小北河镇三龙湾小学及杏树坨小学担任民办教师。1982年9月为了继承祖业,辞去民办教师工作走进乡村医生的行业中。1982年九月至今曾在辽阳县小北河镇及辽阳市宏伟区兰家镇两地开设全科诊所,并执有乡村职业医生证书及中医师证书。
 
联系电话:13149797036
 
我出身于中医世家,家中存有许多传代秘方,其中大多数是一些内服药。但我从不关顾它们,因为我深知中医治病的最大优势在于它能用整体的观念因人而异的进行治疗。
比如说同一种致病因素作用在不同体质就会出现不同的症状,中医可根据不同的症状、不同的体质拟定出不同的治疗方案。又如同一种症状还有着内伤性和外感性不同,内伤和外感各自又有着寒、热、虚、实之分。所谓的秘方只能适用于辩证中的一种。由此可见所谓的秘方并非绝对的。而今天,我要自荐的是两种纯中药外用药物,有别于其他内服药。
原本是家传秘方,后经我在四十余年临床中反复加减、细心研究、多例试验而获取的。一种是膏药,一种是纯中药制成的药末。这两种药物一旦得以推广和运用,再结合一些现代的医疗技术,将会为我国的中医药文化带来不少的帮助,也一定会在短时间内被广大患者接受,要是用在战伤医救中,那将会节省大笔的医疗费用。
下面我以实事求是的态度,将两种药物的功能、治疗范围以及治愈过程简单的介绍给大家,并附当场拍摄的照片、病志等材料,其中丝毫不含炒作行为。
(一)一种膏药,没有确切的名字,我们习惯称他为“黑膏药”,它是由三十多种纯中药浸泡在一定比例的油中,冬浸七昼夜,夏浸三昼夜,文火熬制而成的。原来用于治疗跌打损伤、骨折及各种关节病。经临床研究并加以更新后,其变得不光可以舒筋活血、强健筋骨、活血化瘀、治疗封闭性创伤,还可以去腐生新、消炎止痛、能快速使开放性创伤口修复。适用范围:电击伤、褥疮坏死性溃烂、糖尿病所致的顽固性溃疡、坏死、手术后不能愈合的伤口等。
 
一.此膏药无毒,但不可口用,只能外用。因其质地粘滞,其中所含药物成分不能流露被血液吸收,所以对任何人的身体都毫无副作用。
 
二.其副作用少,偶有皮肤过敏者,停用一段时间即可。
 
三.如有需临床验证者,若无效我可分文不收或全额退款。
 
案例一:崔某,男,四十八岁,现住内蒙。因车祸造成的右腿膝关节下粉碎性骨折,事后住进沈阳医院,通过正骨,固定,植皮植骨等多次手术,在医院医治了近二年的时间,花光了家中的所有积蓄,并负债累累。后因病发骨髓炎,于2019年2月下达截肢通知书,夫妻双方一夜未眠,次日上午带有一丝希望到我处就诊。
诊视:当去掉固定架,打开绷带的一瞬间糜烂的臭气扑面而来,见伤肢消瘦,皮色紫暗。所植之骨裸露在外,色黑。植皮处皮色无光亮、暗黄。患者面容焦虑、痛苦。
治疗:1.经清洁伤口后,外敷膏药(嘱其十天左右换药一次)
      2.内服中药(活血化瘀,生肌健骨之药辅佐清热利湿解读之药)
      3.静滴抗生素,以防感染。
经月余治疗,已见皮色红润,脓汁见少,伤肢能自动,按医嘱调养治疗,至今已弃拐并自己行走,唯有所植之骨已坏死,走路着急时有扎痛感,经当地CT检验,骨折处全部修复,腿内缺失之处已被肌纤维所充填。
 
案例二:我有个大姐在无事时与我闲谈提到她有个弟妹,三十多岁,因右臀部上缘近脊柱处有一肿块牵引腰部疼痛,住进家附近的熊岳老虎屯医院。手术后一年多伤口不能愈合,卧床不能行走,曾多次医治无效,于是大姐将她弟妹接回家中,找我诊治。
诊视:患者形体消瘦,面色苍白,两颧泛红,脉左右皆细数无力,伤口处连及腰部呈砖青色,日常生活不能自理,上厕所需背扶,不能独自坐立。
确诊:腰骶椎结核
诊治:1.外敷膏药(每天换药一次)
      2.内服抗结核药并配合中药(养阴清热,健脾活络)
      3.增加营养
经过治疗,腰部肤色逐步恢复,两三个月后可架拐自行下地行走,历经半年时间,可自行走动,自行料理家务,一年左右,体力恢复正常,逐渐痊愈。
 
案例三:患者家住沈阳市,因左腿患血栓闭塞性脉管炎住进沈阳医大,在院期间进行血管支架,因脚四趾坏死,又施用截趾术。术后伤口不能愈合,进行抗生素治疗近六七个月,未见好转。他母亲闻知我处,极力劝说儿子前往我处诊治,于2018年12月于我出就诊,因患者怀有疑虑,不愿接受治疗,当场我们谈定条件,先别办理出院手续,给我十天时间,如有好转可继续在我处治疗,否则回医院继续治疗。
诊视:患者形体消瘦,烦躁不安,左脚皮色暗红水肿欲腐,伤口处骨面裸露,小脚趾上侧有人工排脓孔。
诊治:1.外敷膏药(三天换一次药)
      2.内服中药(清热解毒,活血化瘀,排脓生肌)
      3.静点抗生素一周
复诊:三天后,肿势渐消,皮色渐淡
历经二十余天,痊愈。
 
    案例四:樊某,男,76,因糖尿病多年造成并发症,右脚趾溃烂欲坏死,疼痛难忍,去医院诊治,医生建议立即摘除坏趾,因其侄子对我甚是了解,前往阻止手术,拉患者到我处敷上了膏药,敷后当日止疼,换药三至五次,完好如初。
 
    案例五:王某,年迈五旬,是一名狱医,患有糖尿病多年,右腿上侧抓伤后不能愈合,经医院清创,手术割去欲腐组织,敷上了消炎药,后经几次手术导致伤口越来越大,直径近十二厘米左右,不能愈合,曾去各大医院进行治疗,疗效皆不佳。持着半信半疑的态度到我处求诊。
诊视:伤口边缘整齐、坚硬,创面下陷0.5厘米,表面灰白无渗出液。
诊治:外敷膏药(嘱其两三天换药一次),次日打来电话告知敷药后脓汁顺着腿滴,问我这是为什么。回话告其是因膏药刺激了局部微循环,只有微循环畅通,局部有血运行,才能有免疫细胞到来吞噬坏死组织并化成脓汁排出,这样才能代谢一层长一层,历经两个多月的治疗,伤口痊愈。
 
案例六:曾某,男,42岁,因工作失误造成十指尖部被电击穿,住进医院二十一天并准备安排手术将十指烧焦处刮去,再进行植皮术,患者坚决不同意,出院后于我出求诊。
诊视:十指尖部已被击穿,尖部指骨清晰可见,周围皮肤已被电焦并呈现出黑黄的颜色,质地坚硬。
诊治:十指全部敷上膏药(嘱其十天后换药)  
复诊:十天后再看,焦肤已软化,颜色变淡,创面鲜红肉芽明显覆盖在骨上,历经月余,皮肤红润,创口愈合,完好如初。
 
案例七:赵某,男,40岁,到朋友家玩,在开大门的时候右臂肘部被突如其来的藏獒撕下一大块肉,当时鲜血淋漓,紧急送往医院,进行清创处理,并注射狂犬疫苗,嘱其待伤势缓解后需植皮,次日晨起来我处医治。
诊视:创口约5×6厘米大小,皮肤肌肉缺失,肘以下手部皆青紫水肿。
诊治:1.外敷膏药(嘱其每日换药一次)
      2.静滴抗生素,以防感染
历经十五天左右,伤口愈合,逐渐恢复原形。
 
案例八:王某,58岁,十五年前因车祸造成右腿膝下胫骨骨折,后期并伴有慢性骨髓炎,至今未愈。曾各处求医未见好转,后听闻此膏药,带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态度,于2020年三月末至我处。
诊视:右腿膝下有个长约四厘米深约五厘米的伤口,边缘整齐,周围皮肤紫黑,脚踝部以下可见微循环障碍。
诊治:外敷膏药(嘱其十日左右换药一次)
复诊:十日后,敷膏药后不时有脓汁外流,时伴有黑色碎骨片流出,伤外皮肤变淡,已见红润。
敷膏药近两个多月后,家属告知患者可弃拐自动行走,并能背梨上山,曾去医院做CT复查,医生告诉伤口已恢复多半。
 
案例九:患者七旬余,因脑出血后遗症卧床,平时需人搀扶才可缓慢行走。2020年前夕,左下肢膝关节下部皮肤发红,疼痛,欲腐。因此住进辽化医院,经检查发现深部组织已化脓,于是手术切开,发现韧带已断裂,术后伤口不愈,医治无效,回家静养,听闻此膏药来我处求治。
诊视:患者瘦弱不堪,伤口约长二十厘米,宽约五厘米,胫骨明显裸露,有一处肌腱断裂,淡黄色韧带裸露,时而有血液渗出。
诊治:1.外敷膏药(嘱其待脓汁多时再换去)
      2.因营养不良肌肉消瘦,嘱其增加营养
至今复诊两次,已有血芽覆盖骨面,创口已逐渐缩小,有望在两个月后愈合。
 
 
综上所述是我三十多年的临床实录,类似案例很多,不能一一例举,其有效率为百分之九十八以上。上述中绝无一点虚假和欺骗,也无任何的炒作行为,况且所录的患者至今都还健在,可查证。
 
 
 
 
(二)由纯中药研制的药末
一.其功效是止血,止痛,消炎,化腐生新,有防感染等作用。并有促进上皮细胞再生,加速组织修复等作用。
 
二.特点:费用低,敷药一次即可,无毒无副作用,可口服还可外用。
 
三.使用过程及作用机制:不管多大面积的烫伤、烧伤以及任何化学药品的灼伤、擦皮伤、断截伤、刀伤等
      使用方法:伤口清创后,立即将药末均匀地敷在伤口表面,一次即可,如有遗漏处补敷即可。
 
药末敷后与伤口渗出液立刻形成结痂,不用包扎,因为结痂形成后隔断了创面与外界的接触,相当于覆盖了一层保护膜,当结痂形成时,在药物的作用下上皮细胞迅速进行修复,并促进上皮细胞再生,当局部组织修复平整,结痂开始脱落,于是新的上皮组织裸露出来,整个过程只需要二十天,无任何疤痕,由此可见,完全可省略缝合和植皮的过程。
 
注意事项:1.敷药前,如有血管断裂,血流不止,可先止血,待血止后再敷药。
2.如有伤口处理不干净,敷药后创面红肿时可配合抗生素治疗。
3.如有大面积重度烧伤并发一系列危机并发症,可配合一系列急救措施,同时创面仍可敷药末。
 
案例一:喻某,男,年近五旬,因夜间骑摩托车行驶时,油箱盖掉落于地,汽油喷洒在裤子上,打火找油箱盖时造成了右下股烧伤百分之八十,驱车急奔医院,医院要求支付押金六千元,因无钱医治,到我处诊治。
诊视:右下股烧伤近百分之八十,渗出液淋漓不断,腿上布满大大小小的水泡。
诊治:1.止痛:清创冲洗,剪开水泡,后敷药末,需其在此留住一天,观察创面如遗漏之地,及时补敷,不许包扎。
2.静滴抗炎药,以防感染。
3.历经近十个小时,傍晚时分,结痂形成,需其回家使用抗炎药三到五天。
4.大约十几天后,结痂开始脱落,新的上皮裸露,二十几日后痊愈,无任何疤痕。
 
案例二:宋某,男,四十五岁,因用喷枪焼猪蹄时操作失误,造成双手及肘下部皆烧伤,住进医院十几天未见好转,出院于我处诊治。
诊视:打开绷带摘掉碘伏纱布,整个双手及肘下红润无皮红肿,时有渗出液流出。
诊治:1.清创冲洗后敷上药末,不包扎,当日结痂。
2.抗炎治疗三日。
3.历经十三天,结痂开始脱落,新的上皮裸露,大约近十五天左右,痊愈,完好如初。
类似之例太多,不能逐一列举。现在药末已是我地区人人皆知之物,因其药末用途广,有防感染、结痂快、不用包扎、愈后无疤痕等优势,已成为家庭必备之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