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专访
当前位置:首页 < 人物专访

著名中医专家——扈倪丰

时间:2020-05-06 作者: 浏览次数:1866 文字【 】【增加行距】【缩小行距】【加粗】【高亮】【还原

扈倪丰,中医主任医师,原就职于黑龙江中医药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三级甲等)

2019年被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华夏传统文化发展研究中心特聘为中管院华夏传统文化发展研究中心和中管院全民养生促进工程组织工作委员会首席专家、终身高级顾问。参与人体医学的生命研究、指导、教学等相关工作。

生于中医世家,系第六代传人。毕业于黑龙江中医药大学。著有《实用中医气功自疗秘法》一书,荣获1996年优秀著作奖。其论文《论腰间盘病变与气功疗法》、《论运动员韧带拉伤预防与气功疗法》等作品均荣获国家级刊物A等奖。20世纪90年代曾到多个国家地区传医讲学,曾医治好国内外众多名人的疑难疾病。

他长期从事人体医学的生命研究,擅长治疗各种疑难疾病:对人类疾病的预防、治疗面广且疗效显著。

治疗疾病范围:高低热不退、肺纤维化、间质性肺炎、萎缩性肺炎、气胸、肺脓肿、胸膜炎、矽肺、肺源性心脏病、急慢性气管炎、哮喘、心脏病、糖尿病、脂肪肝、胆结石、胆囊炎、弥漫性肝损伤、浅表性胃炎、萎缩性胃炎、十二指肠球部溃疡及各种胃病,肾病、肾结石、男女不孕症、妇科病、乳腺肿瘤、盆腔炎、卵巢囊肿、子宫肌瘤、淋巴肿瘤、胰腺肿瘤等疑难疾病。

例:用中草药治疗呼吸系统疾病;间质性肺炎,治疗三个月后,心肺功能开始好转,六个月后纤维化开始逆变;肺气胸(肺大泡)30--90天内彻底痊愈;胸膜炎等疾病均可在短期内迅速痊愈。

肝病:脂肪肝、轻度50--60天内痊愈、中度80--120天痊愈、重度150天左右痊愈。

乙肝疾病的治疗与西医药对照组比较,谷草、谷丙、r~谷氨酰转肽酶等三酶的恢复痊愈均优于西药、且反弹率低;两对半的治疗也优于西药即其它医疗手段。

银屑病(牛皮癣)患者均在90--360天内痊愈,且不易复发。

1995年4月25日治疗了一名儿童,名叫张金亮,当时10岁,患有尾骨骨折、骨盆骨折、腰椎侧弯、上矢状窦脑血栓、颅内高压.被多家三甲级医院确诊为终身残疾,经扈医师治疗,在短短数月内彻底痊愈,至今30多岁娶妻生子未留有任何后遗症。(该事迹被黑龙江电台、电视台、多家媒体、报刊给予报道)。

2009年12月,扈医师治疗了一名41岁男性患者,名叫杜权的病人。当时该患者患有胸膜炎、胸积水、空洞型肺结核,被一家省级结核病防治医院宣布为不治之症(据讲有抗药性了),由扈医师用中药在5个月内彻底治愈。(此事可见黑龙江《生活报》2009年12月15日B19版。 

其业绩入载1992年《当代英才》、《中华名师》、《中国当代气功师辞典》。

2000年,扈倪丰为了扬中华民族之威,支持北京申(承)办中国首次奥运会,他谢绝赞助费,自费驾车号召全国人民签名,支持北京申办奥运会,为了纪念他的壮举,邮政部门特为此次活动印制了以扈倪丰人、车、九龙壁为图像封面,题名《我为奥运作贡献》的纪念封。众所周知,中国承办成功。

2014年,在有关领导和政府部门支持下,扈倪丰与他人合资筹办工厂,2016年5月《老扈医用冷敷贴》面世,由于功效好,《老扈医用冷敷贴》很快进入三甲医院为广大风湿、骨病、跌打损伤患者解除病痛之苦。

2017年8月,九寨沟和新疆博尔塔拉州精河县发生地震,扈倪丰代表全公司向上述二地区捐赠价值88万元的膏药,用于地震灾区跌打损伤的人群。新闻媒体以《九寨沟挺住,等等我,来自龙江的这些药马上就到》为题名,予以报导。从而宣扬了“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的中华民族大爱无疆的美德。

2019年至今在百度百家号、今日头条号、腾讯企鹅号、UC大鱼号、一点资讯、喜马拉雅、抖音等平台发表医疗、保健、养生内容的多篇文章及音频、视频(作者署名为:中医老扈)。

地址:哈尔滨香坊区安居社区17栋6号商服

电话:13703618003

 

我所认识的扈倪丰老师

扈倪丰,这位在中医学界颇有声望的中医主任医师,我和他结识的比较晚,而且最早听说“扈倪丰”这三个字,竟是和救治一名医学界各学科专家都认为永远治不好,必将是终身残废的儿童的真实事迹有关。

集神奇医术于一体的“凡人”

一般说来,在与某人相识之前就常耳闻某人如何如何,但不外乎是两种:好名声和坏名声。但是,“扈倪丰”三个字之所以不断地震撼我的耳鼓,则是因为他那“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的神奇医术和不为金钱甘愿奉献的精神,让我深深着迷。

《黑龙江日报》1995年3月21日刊登记者陈渌一篇《让孩子的心灵经历一次感动》的文章,
“……不幸接连降临这个家庭。两年前,丈夫病逝,抛下一对双胞儿女。两年后,1994年12月3日,儿子张金亮在课间活动时,发生意外,造成尾骨骨折、骨盆骨折、腰椎损伤并引发颅脑病变。

还没有从丧夫阴影中走出的李淑芬只能挺起羸弱的肩迎接这新的不幸。儿子不能行走,妈妈就背着他在风雪的严寒中到处求医,50天里,共去了11家医院。

为了给儿子治病,李淑芬卖掉了家里的录像机、组合柜;为了减少费用,儿子的病情略有好转,就被妈妈背回了家,作为护士的妈妈亲自为他打针配药。一个疗程的药用完了,妈妈又背起儿子向医院走去,当妈妈拿着划好价的药方,摸摸空了的口袋时,只好默默地向医院门外走去。

孩子的药一天也不能停,停止用药就会出现脑积水,脑室扩大等症状,到那时就必须进行开颅手术,开颅手术又会出现许多意想不到的后果。面对昂贵的药费,难道放弃治疗吗?孩子只有十岁,他对这个世界还充满各种各样的憧景和希望。风雪中,母亲的心在哭泣。”

为了救助这个苦难的家庭及面临终身残废的孩子,正直善良的记者陈渌,四处奔波、多方呼吁,机缘巧合,她遇到了扈倪丰老师,想请他捐一部分善款。

扈老师说:“陈记者,我捐一万元钱能治好这个小孩的病吗?”

陈记者说:“别说一万元,就是十万元也治不好啊!”

扈老师很有把握的说:“你让他来找我,我免费给他治好!”

“真的吗?”陈记者惊讶中透露着满多的疑问。

于是,《黑龙江日报》于1995年5月23日又有了关于病残儿童张金亮的第二篇报道。题名为:《他使一位病卧在床的孩子站了起来》。

续写内容如下: “本报1995年3月21日曾发表过一篇题为《让孩子的心灵经历一次感动》的报道,讲述的是一个孩子因意外跌伤而引起颅脑病变,后得到同学、老师及社会捐助的故事。现在这个故事又有续篇,这个孩子叫张金亮,是复华小学学生。他于1994年12月3日在课间休息时被同学推倒造成尾骨骨折、骨盆骨折、腰椎病变、上矢状窦血栓(脑血栓),从此瘫痪在床50天,曾就诊于11家医院,现虽能重新站起,但左半身肢体活动受限,走路时需搀扶,停药后又出现左下肢僵直现象,医生认为这是由于腰椎病变引起的,需施以手术,切除压迫神经的部分组织,否则会造成终身瘫痪。正当张金亮的母亲为手术能否成功苦恼时,扈倪丰大夫从本报得知了张金亮的不幸,通过记者告知张金亮的母亲,诚恳地对他母亲说:“孩子的病让我试试吧,我免费治疗。1995年4月25日11时,当张金亮的妈妈搀扶儿子进屋时,经过40多分钟中药膏药贴敷和特异方法治疗又用中药煮水进行洗涤和热敷了近一个半小时后,孩子原来僵直的腰,可以弯90度并能手尖着地然后又蹲下起立20次。离开扈大夫供职的医院时,张金亮能够自己行走了,并且活动自如。这之前,每次去医院看病坐车震荡头就痛,需带两粒止痛药路上吃,自从在扈老师这里治疗后,头痛症状消失。治疗4天后,脊柱病变、骨盆骨折复位(以X光片为据),孩子病卧在床时,眼前一直有黑点闪动,从4月27日第三天治疗后黑点变浅并逐渐消失,从29日后语言流利。”

1995年5月末,经三甲级医院颅内、颅外多名专家会诊,张金亮头颅病变彻底痊愈。

听说我在追踪扈倪丰老师的事迹,张金亮的母亲对我说:“我是一个屡遭不幸,又不断得到好心人帮助而十分万幸的人,两年前,1993年4月2日,我爱人因心脏病去世,给我留下一对孪生子女。当我还没有从旧的悲痛中完全走出来时,一个新的不幸又向我袭来。1994年12月3日,在复华小学读书的儿子张金亮,于课间被同学抱起摔倒,造成尾骨骨折、骨盆骨折、腰椎病变(左侧弧形弯曲、腰间盘突出、压迫硬膜囊前缘)和颅脑损伤——上矢状窦血栓、高颅压症(脑血栓)而致瘫痪。做为一个母亲,一个有从医25年经验的我,深知年仅十岁的儿子面临的将是终生残废。

为了不使儿子瘫痪,我变卖了家中所有值钱的东西,复华校的全体师生员工及花园派出所的全体干警纷纷慷慨解囊,给予捐助。我背着儿子跑遍了黑龙江省城11家医院,向30多位专家教授寻求医治,多数专家认为我儿子同时患有多种疑难病症。仅患其中的一种都会致瘫。确实无法医治,终身瘫痪毋庸置疑。虽有两家医院专家建议对腰椎病变实施手术治疗,切除压迫神经的部分组织,但手术能否理想,效果会怎样,没有多少把握,只能试试看,正当我焦愁苦恼之际,是儿童医院责无旁贷地接收入院治疗,专家初步诊断为,颅内静脉窦血栓,为了对孩子负责,他们请了省级著名专家会诊,定为上矢状窦血栓(脑血栓)。从1995年1月18日到2月7日,仅20天的准确治疗,使瘫痪了57天的儿子重新站起来了,但左半身仍活动受限,眼前有数不清的黑点在飘动。尤其是头痛一直未能解决,所有的镇痛药对他都无效,只有日本进口的“使脑立新”每日口服,一旦颠簸或震动头痛加剧,不能停药,静点药物停下来就出现左下肢僵直,腿不能走,腰不能弯,蹲不下,面对这种情况怎么办?手术到底做不做?又成了新问题,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希望也要争取,还是多方求治去外地试试看?也许不用做手术?但是做为孤儿寡母的我,既无经费,又无人力,出省医治谈何容易。忧愁苦闷煎熬着我的心。此时《黑龙江日报》记者陈渌把我的不幸向社会做了公开报道,中医大师扈倪丰先生向我伸出了援救之手。

1995年4月25日11时,我搀扶儿子找到了供职于某三甲级医院的主任医师扈倪丰医师处,经过扈倪丰大夫先用膏药在受伤部贴敷40分钟后又在相关部位用特异方法治疗。治疗后,我儿子的腰可弯90度,手指尖可以触地,一次能起蹲20次,离开诊室孩子是自己走出的,并且活动自如。他一步跳下了四凳台阶后,他说两条腿特别轻,像风一样,想跑,我说:那你就跑吧!”出乎我的意料,他真的能跑了近千步,自患病后五个多月来未曾自己走过一步的他,竟然轻松的跑了那么多步,我们娘俩的心情可以想象得出是何等的激动! 经扈老师治疗后,回家也是第一次不用人扶着自己上完6楼,饭后又自己下楼玩两个多小时(邻居们见了都感到奇怪,好奇的邻居特登门拜见了扈先生),上楼后又蹬30分钟脚踏车(加强下肢功能锻炼用的),而且从第一次治疗后没有用过任何药物。这是伤后从未有过的事情。更使人感到惊奇的是,治疗到第三天(4月27日)孩子眼前的黑点消失了,头也不痛了,语言不清、反应迟钝也变流利灵敏了。孩子对扈大夫说:“我的腰还弯着呢!”扈先生说:“放心,马上会变直的。”当扈大夫向孩子腰部用特异方法治疗时,问亮亮有什么感觉,他回答说腰感到热,出汗了,骨头在动,在响!”过了一会扈大夫让我去看看,我半信半疑地走到孩子的背后(我之所以信是因为他确实治好了专家认定无法医治的疑难病症,疑的是:即是手术也无法解决的腰椎弧形弯曲,他又如何能解决?),眼见已无弯曲症状,再用手摸摸验证一下,果然复位了。当场很多患者都为之激动。五一节后,给孩子做了全面检查,骨盆骨折处完全复位,尾骨断裂处吻合,骨伤痊愈。腰椎向左侧弧形弯曲已复位。颅内上矢状窦血栓已广泛散开。1995年5月21日,我儿子因意外损伤辍学5个月又18天的日子结束了,重新踏进了校门。对于一个面临彻底残废的瘫痪近半年的十岁儿童,仅在20几天的中药加特异治疗中重获童年,踏进校园,学校领导、老师、同学都感到惊喜,第一天上课的测验中,张金亮拿了双百得了两个小红花,而一直坚持上课的同班胞姐则得90分,这不是奇迹又是什么?实践证明,中医加特异疗法不但能治疑难病症,而且能很好地开发智力。

是扈老师高尚的医德主动免费救治了一个刚刚十岁就面临彻底残废的儿童,是他的高超特异疗法,治好了我儿子疑难病症(数十位专家认定的:(1)上矢状窦血栓,(2)腰椎病变,(3)骨盆骨折伴错位,(4)尾骨骨折,(5)腰椎侧弯)。他是一位道德、智商特高的明人,是集多学科于一身,医治疑难病症的神医。让我这个医学界人士佩服得五体投地。

终生感谢扈倪丰老师的救治之恩。

从多位新闻媒体同仁及张金亮母亲李淑芬亲口告诉我这个事情那天起,我就想见见这位神奇的人。

于是,一日与新闻同行相约前往拜访这位供职于著名三甲级医院的中医主任医师(教授)扈倪丰老师。在我的想象中他应该是童颜鹤发、面目清癯、双目如电、须发飘洒的长者。

进门后,看到一位中等身材、墩墩实实、发留板寸,身穿白色医生服的中年医生走过来自我介绍说:“你好,我是扈倪丰,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作为曾经采方过海内外众多大腕明星,知名人士的我,不敢相信面前这位脚穿布鞋、一脸憨相的人竟是传说中具有神奇医术的扈倪丰医师,完全出乎我的想像当中。

于是从此时起,我生活中便多了一位密友医师,更多了一位让我赞叹不已,深深折服的中医、特异能力养生、医疗领域里的明师。

“三道”归一的“超人”

我对中医、养生、特别是人体特异功能也有一定的研究,加之于摆弄了20多年的文字,接触了不计其数的各种人,再加上新闻记者的“职业病”,使我对“人”——大写的人份外关注。作为一个善良的人可能在人道方面修行得较好,作为一个医生可能在医道方面颇有见树。即便是有些有特异能力的人造诣较深,但也没超出道家的修身养性层次。

但是在扈老师身上,特别是当你真正和他成为无所不谈的友时,你便会发现他简直是将“人道”、“气道”(指气功的最高界—笔者注)“医道”高度、完美地融为一体。“人道”。人,是血肉骨骼和灵魂完美结合的,看得见摸得着能制造工具并使用工具进行劳动、发明、创造的高等动物的全称没有灵魂的躯体,只能称为尸体。但是,如果没有健全完美的的躯体,生命的灵魂又无从显现。

道,是宇宙所有极化形式的总根源,摸不着,看不见,却体现;道交感万物,万物便能生长发育,繁衍接续;道交感于月星辰,日月星辰便有规律的周行不息;道交感于人体,便显生命活动的现象;有钱人花天酒地,玩妓嫖娼,掷色子,烧钞票有的人把脑袋掖在裤腰沿上冒着枪林弹雨,把劳苦大众从封建迷信的桎梏下解脱出来,自己当家做主人。扈大师既非大款,也革命英雄,而是在当今一切向钱看被相当一部分人推崇为“尚”的时候,举行着助残携困的人道主义。


























辽ICP备06017703号